<menuitem id="xlb7x"></menuitem>
<var id="xlb7x"></var><menuitem id="xlb7x"><strike id="xlb7x"></strike></menuitem>
<var id="xlb7x"></var>
<listing id="xlb7x"></listing>
<var id="xlb7x"></var>
行業新聞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補貼退坡引發生物質發電項目拋售潮?
時間: 2021-01-13   瀏覽:227   【加入收藏】  【字體:


        對于農林生物質發電這一細分領域而言,首先面臨的是生存問題,本來就難以為繼的項目運營疊加補貼退坡,將對行業發展信心造成一定程度的打擊。存量項目資產的出售現象將持續顯現,新增市場面臨長期冰凍。

        自去年10月財政部、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布《關于<關于促進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有關事項的補充通知》(以下簡稱《補充通知》)以來,“新政”在生物質發電行業引發持續震動。據悉,目前,已有近200家農林生物質發電企業聯名向有關部門“上書”,希望重新核定“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時數”。

        日前,和君咨詢生態環保事業部主任楊寧以“生物質發電行業的大‘變’局”為題撰文,對《補充通知》印發后業內所關注的“生物質發電是否還能盈利”問題進行了分析。

        楊寧在文中指出,項目全投資內部收益率(IRR)由7%降為4.9%,將使企業更加清醒地認識到,投資生物質發電行業不再是最佳選擇,因此,出售生物質發電資產將會越來越“流行”。

        那么,面對補貼政策退坡,生物質發電企業應如何破局?隨著“十四五”啟幕,生物質發電行業又將如何發展?

01 部分企業將被動放緩擴張步伐


        據了解,收益測算落差更多來源于以往項目財務測算誤差。記者注意到,雖然82500利用小時數由《補充通知》首次提出,但是,生物質發電2015年補貼上限在《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印發<可再生能源發電價格和費用分攤管理試行辦法>的通知》中就已被明確提及。

        “以往項目財務測算過程中,一般將發電補貼期限直接等同于項目運營期限,并未將項目投運15年后進行獨立測算。因此,企業在《補充通知》出臺后進行重新測算,才會發現生物質發電行業未來收益空間被擠壓。”E20研究院固廢產業研究中心高級行業分析師李少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據李少甫介紹,近年來,在生物質發電行業中,垃圾焚燒在城市固體廢物管理中承擔著不可或缺的兜底作用,對企業依舊具有較強吸引力。

        相比垃圾焚燒,生物質發電的另一細分領域農林生物質發電則面臨著不同的境況。由于產生源過于分散、收集體系協調難、收集成本高,導致農林生物質發電運營負擔加重、發展較緩。“《補充通知》并不是限制農林生物質發電產業的絕對因素,只是間接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使得部分企業逐漸放緩在秸稈發電行業的擴張步伐。”李少甫坦言。

        “生物質發電產業應該認清大勢。”中華環保聯合會廢棄物發電專委會秘書長郭云高認為,對“碳達峰”和“碳中和”目標來說,生物質發電肯定是支撐實現該目標的重要產業,并且是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的產業。“企業不要因電價補貼調整的暫時煩惱而亂了方寸,而要堅守生物質發電的價值不動搖,爭取精準的產業政策。”

02 存量階段運行為王

        楊寧指出:“生物質發電行業集中度將越來越高。龍頭企業要想進一步降本增效,以合理價格收購相對優質資產將成為選擇。”

        郭云高告訴記者,促使行業集中度提高的前提是有利可圖。大部分資產是優質可產出效益的資產,才會有綜合實力雄厚的企業以合理價格出手收購。“若因電價補貼政策的無差別退出,導致大部分市場主體拋棄生物質發電項目,就不會有所謂的優質資產,也不會有行業集中度提升了。生物質能在‘碳達峰’及‘碳中和’目標實現中的潛力也難以兌現。”

        另據了解,從市場角度來看,絕大部分已投運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依舊是核心優質資產,并不會成為“燙手山芋”。因此,李少甫認為,在垃圾焚燒發電這一細分領域,出售資產并不會成為主流,進一步降本增效、穩定運營現有項目依舊是主旋律。

        楊寧還表示,行業龍頭企業將越來越抱團,反向推動產業鏈在生物質發電的總投資額、建設標準、垃圾處理費、農林廢棄物收購價格等方面逐步回歸理性。

        據了解,生物質發電行業已步入存量階段,而存量階段的重點在于“運行”。在運行為王的時代,企業的利益分歧越來越小,共同利益卻越來越大。因此,郭云高表示:“加強合作的生物質發電行業必然會要求上下游環節努力提供價格合理、質量優質的產品與服務。價格下降、質量提升是趨勢。”

        “逐步回歸理性的趨勢將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生物質發電生產運營成本,但是,還要意識到環保標準在不斷提升,高效節約的運營成本是否足以抵消高質量處理廢棄物的成本,仍需量化測算。”郭云高進一步補充指出。

03 破局靠商業模式創新

        有業內人士指出,受補貼政策調整影響,處理費低、規模小、項目所在地燃煤標桿電價低的項目將遭到更大沖擊。

        李少甫認為,目前,調整垃圾處理費成為大部分已運營項目的解決方案之一。但就地方財政而言,調整垃圾處理費將加重財政支付壓力,調價談判面臨重重困難。“企業或可推動地方政府,加快落實居民生活垃圾處理費征收或提高相關標準,形成完善綠色價格機制,這有助于‘污染者付費’制度形成。”

        另外,隨著大中城市需求逐漸飽和,垃圾焚燒市場正在快速下沉至三、四線城市及縣鎮,企業風險關注點更多在于項目品質下降以及地方政府支付風險提高。因此,李少甫表示,未來5年,垃圾焚燒領域將面臨新增市場增速大幅下降。“新增項目垃圾處理費也將采用新財務模型測算,可能面臨較大幅度增長,低價競爭空間大幅縮減,行業整合也將成為不可避免的趨勢。”

        “對于農林生物質發電這一細分領域而言,首先面臨的是生存問題,本來就難以為繼的項目運營再疊加補貼退坡,將對行業發展信心造成一定程度的打擊。”李少甫指出,“存量項目資產的出售現象將持續顯現,新增市場面臨長期冰凍。”他認為,破局需靠商業模式創新,一方面解決付費主體問題,形成良性循環;另一方面則需與地方政府協調解決原料不穩定風險。

        “生物質發電是我國能源清潔化、安全化、可持續發展以及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不可或缺的行業。”郭云高呼吁,行業應該堅守生物質發電的特有優勢,爭取更強有力的產業政策。

04 背景鏈接

        根據《關于<關于促進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有關事項的補充通知》,生物質發電項目包括農林生物質發電、垃圾焚燒發電和沼氣發電項目,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時數為82500小時。項目全生命周期補貼電量=項目容量×項目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時數。政策同時規定,生物質發電項目自并網之日起滿15年后,無論項目是否達到全生命周期補貼電量,不再享受中央財政補貼資金。


來源:中國能源報

 

分享到:
上一篇:技術 | 秸稈類生物質預處理技術研究進展
下一篇:生物質發電211MW,國網第十批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清單公布
日本a级毛片_专干熟肥老妇人小说全文阅读_bbww性欧美_国产高清在线看av片_出差和岳梅开二度_ktown4u官网